智信活动返回

私募可交换债2.0时代(北京场)

时间: 2016年11月26日

地点: 北京

简介:

私募可交换债无疑是时下爆款产品之一。然而投资人却对它又爱又恨。 兼具股性和债性的私募可交换债尽管体量已扩大,但也抵挡不住资金的疯狂涌入。投资人纷纷抱怨:缺项目!缺项目! 定制化模式已经将相当多好的私募可交换债项目揽入怀中,要想在剩余的项目中再挑中好的,就非常考验投资能力和与发行人的博弈能力。 激烈的项目竞争使得发行人占据优势地位。票面利率下降,挤压了投资人的盈利空间;换股溢价升高,换股期拉长,提高了换股难度。甚至有介入较早的投资人认为私募可交换债已并非蓝海,时下已不是介入的好时机。 在此背景下,金融机构需要深度了解发行人的需求,除了传统的低成本融资或减持目的之外,“定增+可交换债”、“并购+可交换债”等创新模式也尚有挖掘的空间。 那么,随着私募可交换债市场的变化,未来应该采取何种投资策略?供给端的增量空间还有多大?何种条款设计能够让投资人和发行人实现共赢?

已结束

建在停车场上的投资蓝海

时间: 2016年10月29日

地点: 北京

简介:

1:0.5,这是业内测算的目前我国汽车保有量与停车位之间的比例。按照公安部交管局公布的2016年6月底 1.84亿辆汽车保有量来算,超过9000万个停车位供给缺口亟待填补。且由于此前停车场多作为配套设施建设,存量资产并未得到很好的运营管理,这一缺口仍在不断加大。 “停车难”已与“住房难”一样成为困扰人们生活的难题。政府相继出台多项政策支持停车产业发展,停车场建设专项债券也引起了众多金融机构的关注。巨量停车位缺口、供需矛盾或将倒逼收费价格上涨,且存量停车场资产拥有长期、稳定现金流收入、易金融化的特点,使得这类目前小众的资产类别在未来极具想象空间。 然而,这座逐渐浮出水面的“金矿”却又存在定价难、资产分散、产权复杂等诸多问题,只有深耕其中才能有所斩获。 那么,停车产业市场到底有多大?停车资产如何筛选?停车场的运营管理有什么逻辑?金融机构又应该以何种途径介入?

已结束

PPP燎原:地方政府投融资新局

时间: 2016年10月29日

地点: 上海

简介:

以地方政府为信用主体的各类投融资业务一向是金融机构重配的资产类别。然而随着财政政策的调整、政府债务约束的收紧,特别是43号文之后,PPP概念被中央所倡导,传统的信用融资模式骤然失效。究竟是继续原有的思路寻找监管漏洞开展猫鼠游戏,还是真正铁了心扎根实业开展PPP?金融机构陷入两难——传统模式难持久,PPP模式也因项目周期长、回报偏低、相关法律不尽完善等一系列的现实问题而推进缓慢。但是,局面在今年下半年发生改观,财政部与发改委的监管竞争导致PPP落地提速,PPP从蓝海迅速变为价格战的红海。特别是财政部的两个“强制”下,供需两旺的和谐画面有望出现。谁能成为PPP业务链条中最为缺失的运营方?金融机构对建设期、运营期风险是否有充足的认知?如果不投PPP,和地方政府还能怎么玩儿? 不可否认的是,无论形式如何,作为最重要、体量最为庞大的一类资产类别,与地方政府投融资业务共谋发展,不管对产业方还是对金融机构而言都是未来不可忽视的方向。

已结束

CMBS启航:商业地产证券化的术与道

时间: 2016年10月22日

地点: 北京

简介:

当市场利率一降再降直至低于租金回报率,当商业地产成为最后一类大体量可复制的证券化资产,商业地产证券化的春天来了。 就在最近,三单CMBS接连落地: 8月24日,国内首单交易所CMBS产品(高和招商-金茂凯晨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发行,规模约40亿元人民币,票面利率3.3%,创下同期限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历史新低。 同时,由恒泰证券担当管理人和销售机构、民生银行担任监管银行和托管人的北京银泰中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也成功落地,规模达75亿元,成为国内单只规模最大的CMBS产品。 而更早之前,由民生银行全程主导的13亿“汇富富华金宝大厦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成功发行,并在中证机构间私募产品报价与服务系统挂牌交易,均引发市场对万亿级商业地产证券化的无限遐想。 CMBS的下一站或许是对接公募REITs,依托稳定租金回报的优质商业物业资产证券化产品显然可以成为地产商降低融资成本的渠道,轻资产转型的工具,也可以成为机构投资者资产配置的大体量标的。 诚然,刚刚启航的CMBS不管对产业方还是对资金方机构而言,仍然相对陌生,但其所预示的商业地产证券化巨大空间以及将给商业地产行业发展模式带来的重大影响,值得深入探讨。

已结束

委外业务探讨与机构投资者养成

时间: 2016年09月24日

地点: 北京

简介:

资产荒叠加人才荒,银行类金融机构大量资金配置压力引爆了对外委托投资(以下简称“委外”)市场,而券商、公募、私募的大力抢筹也为这一“万亿市场”增添了“野蛮生长”的色彩。 委外究竟是为了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委外是一种投资品类还是资产配置思路? 以提升投资能力、拓宽投资范围、提高管理效率为出发点的委外,会不会让银行沦为募资通道? 白名单制过滤出来的大型机构管理人一定是最优的受托人么? 业绩归因分析和管理人激励制度如何更好协同?…… 为寻找到委外业务的正确打开方式,解决委外业务中的现实问题,智信资产管理研究院特邀多位具有成熟市场委托投资经验的从业者、国内领先的专业管理人及银行相关部门负责人在北京举行题为“委外业务探讨与机构投资者养成”的资管沙龙活动,分享委外经验、解决委外难点,推动委外市场的成长与规范,践行资管行业分工和专业化道路。

已结束

中资企业跨境并购实务操作及投融资机会(深圳场)

时间: 2016年09月24日

地点: 深圳

简介:

深受国内资产荒及好资产价格贵的困扰,越来越多的中资企业和金融机构走上了海淘之路。 2015年至2016年上半年,美股私有化历经资金疯狂抢夺后,随着监管趋严和市场容量缩小,热潮逐渐冷却。而万达商业(03699.HK)私有化使得资金再次骚动,只不过这次风口转向港股。今年5月24日,匹克体育(01968.HK)宣布私有化 。 无论是美股亦或是港股私有化,均为阶段性投资机会,在及时抓住阶段性机会的同时,前景更为广阔的中资企业跨境并购更不容忽视。 中资企业跨境并购需要面临复杂的境内外监管、商业谈判、境外资产尽调、交易流程等问题。除此之外,还有一项重要工作,即拿出一套靠谱的融资方案,这是海外卖家判定中国买家收购确定性和时效性的重要考量因素。而对于境内金融机构来说,这意味着巨大的投资机会。 那么,港股私有化是否会是下一个风口?相对美国上市公司监管,香港监管更加严格,应注意那些操作要点?中资企业海外并购遭遇的典型问题是什么?金融机构应该如何参与?

已结束

物流地产变局:产业方与资本方共舞

时间: 2016年09月10日

地点: 上海

简介:

近年来,伴随着传统房地产市场利润空间的收缩,以及来自电商、零售商和高端制造商对仓储条件升级需求的推动,包括万科在内的开发商以及京东在内的电商都在大举进入物流地产市场。同时,金融机构也在更深度介入物流地产,诸如平安不动产这样背靠保险金控集团的投资机构早在两年多前就开始长线布局,正在迅速崛起成为这一领域的新兴力量。而此前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以普洛斯(GLP)为标杆的国际性物流地产商在国内物流地产市场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现在这一格局正在悄然改变。 由于物流地产是重资产行业,本身金融属性就较强,与金融资本天生契合,从全球领先的几家物流地产商均是基金化运作就可见一斑。因此,目前有越来越多金融机构对物流地产市场产生浓厚兴趣。那么,国内物流地产市场的现状和前景如何?目前产业方和金融资本有哪些对接方式?还有哪些难点有待突破?物流地产与金融资本之间有哪些创新合作空间?

已结束

资管高层跨界合作论坛(西南)

时间: 2016年09月03日

地点: 成都

简介:

实体经济增长乏力,“资产荒”蔓延全国。持续走低的无风险利率及逐步趋严的监管环境,倒逼金融机构加大金融创新力度,不断向实体经济下沉,以寻得更好的投资回报。十二五期间,西南地区尤其是成渝两地,金融业增加值年均增速超过20%,位列全国前列,GDP增速亦是如此。然而十三五开年,需求不足和产能过剩并存的经济新常态为蓄势待发的西南地区金融机构出了一道难题--降杠杆、调结构、增利润、防风险的多重目标该如何达成?机构协作、跨界创新、在产业链重构中挖掘自身独门优势,西南地区的金融机构实践在路上。有鉴于此,智信将于9月3日(周六)下午在成都举行 “资管高层跨界合作论坛(西南场)”的资管沙龙活动,智信邀请到了成渝两地主要的法人金融机构高管,以及PPP基金、消费金融、融资租赁领域的领先企业负责人共话时代机遇!

已结束

掘金医疗健康产业:鼎晖和尚信如何避开雷区、挖掘机会?

时间: 2016年08月27日

地点: 北京

简介:

医疗健康投资,究竟遍地是黄金?还是遍地是雷区? 这一相对抗周期的行业,在经济下行、资产荒背景下,吸引着包括银行、保险、信托、PE等各类资本的密切关注和布局。 可以看到的市场前景是:据投中旗下CVSource数据统计,2015年我国医疗健康行业总规模约4万亿元,而国务院2013年发布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到2020年我国医疗健康行业总规模将超过8万亿元,意味着未来五年规模还将翻一倍。 然而这并不意味很容易就能捡到一块金。相对而言,医疗健康产业投资门槛高。不仅专业性强、投资周期长、退出通道有限,还面临各种新概念的诱惑,一不小就会踩雷。对产业布局有限、项目筛选及投后管理经验不足的金融机构而言,想要抓住机会就更不容易。

已结束

新一轮不良资产盛宴开席

时间: 2016年08月20日

地点: 北京

简介:

截至6月末,国内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已达1.81%。一方面,银行面临着不良率的监管压力,不良资产出表需求较为旺盛;另一方面,由于价格原因,实际出包动力却严重不足。在“56 号文”和“82 号文”的监管导向下,曾经风靡一时的“以出表为目的”的通道业务已经不可持续。然而,新一轮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已经开启,四只不良资产支持证券相继面世,银行大规模开展不良资产出表的时机到了吗?次级证券投资者关注的风险点在哪里?面对万亿级别的不良资产市场,各类金融机构又该如何参与?如何实现银行、处置机构、债务人等主体的多方共赢?

已结束
  • 资管沙龙
  • 资管咖啡
  • 资管讲堂
  • 资管峰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