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2226

2017-03-07 04:03

接下来的两年是布局PPP最好的时间窗口

“PPP 是一个存量的市场,由于财政部规定地方政府每一年度全部PPP项目占一般公共预算的支出比例不超过10%,所以2017年和2018年可能是金融机构布局最好的时间窗口。在现有的制度下,一旦地方政府的支出额度逼近上限,再去做PPP业务就错过了最好的机会。” 来自兴投(平潭)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兴投资本)的总经理鲁傧表达了对PPP市场的看法。

2013年,PPP这一概念开始兴起;2015年逐渐风靡全国,但是雷声大雨点小,全年只有少量项目落地;2016年,PPP领域火热中带有无序,但无序中又出现了一些真PPP,尤其是前期一直处于观望状态的保险资金也有少量的PPP项目落地;进入2017年,财政部对PPP项目的规范性要求不断提高。

在此背景下,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下称“中资协”)与智信资产管理研究院(下称“智信研究院”)于3月3日在北京联合举办了IAMAC“圆桌论坛”48期&智信资管沙龙35期· “银保携手介入PPP模式探究”主题交流活动,来自金融机构(含银行、保险资管公司、信托公司)、建设单位、咨询机构及律所的在PPP领域有丰富实践经验的专业人士出席了活动,并就机构介入PPP项目的模式、展业过程中遇到的难点等话题展开了精彩交流。

活动现场

活动现场

 

中资协注册登记中心总监罗以弘先生在开场致辞中指出,保监会2016年发布的《保险资金间接投资基础设施项目管理办法》对于保险资金参与PPP起到了重要的政策指导作用。就现阶段而言,保险资金介入PPP项目没有一个最优成熟模式,各家保险机构应根据自身的偏好和风险特点来选择匹配的模式。在协会前不久发布的第二届资管产品创新大赛中,已有四家保险资管机构设立的PPP类项目获奖。此外,协会还正在组织研究保险资金参与PPP实践课题项目,并为保险、银行、券商、私募等各类会员单位提供针对PPP业务的培训与交流活动,为会员单位布局PPP做好专业服务工作。

 

中资协注册登记中心总监罗以弘致辞

中资协注册登记中心总监 罗以弘 致辞

总体而言,保险资金参与PPP项目可以分为直接参与投资和间接参与投资两种方式。在直接参与投资模式下,传统的债权投资计划模式较难适应目前PPP项目市场需求(尤其是财政部严格控制和规范地方债务的背景下),保险机构应往股债结合和股权投资方向探索。罗以弘详细列举了保险资金通过股债结合和股权投资参与PPP项目的四种可操作路径以及各种路径对应的优缺点。

间接参与投资方面,“保险资金可投资PPP领域的相关金融产品,如PPP领域上市公司的股票、PPP项目收益债以及PPP资产证券化产品等。”,罗以弘表示。

太平资产参与的“太平-上海建工股权投资计划”是保险资金参与PPP项目的典型案例,项目的操刀者——来自太平资产北方事业部的董事总经理罗鸣先生在主题分享中,表达了险资当前对于PPP项目“看不透、看不准、退出难”的纠结心态,并详细解读了上海建工股权投资计划的交易结构。该项目通过“浮动+固定”的利率机制、灵活的期限安排、高效提款审批、特定增信措施等创新设计,在满足合作方(上海建工)需求的同时降低投资风险。

 

太平资产北方事业部的董事总经理罗鸣做主题分享

太平资产北方事业部董事总经理 罗鸣 做主题分享

大多数金融机构投资PPP都是瞄准增量项目,但由于增量项目落地等待时间长,不确定性因素多,对于信托公司而言,还面临资金成本的难题,所以操作难度特别大。作为早期就已介入PPP的信托公司之一,中航信托已另辟蹊径。

 

中航信托总经理助理严固做主题分享

中航信托总经理助理 严固 做主题分享

中航信托的总经理助理严固女士在主题分享中介绍,在等待增量项目落地的过程中,中航信托着眼于地方政府急于寻找运营方的存量项目,这类项目的特点之一是普遍有经营性现金流,资本回报主要通过使用者付费或使用者付费+政府差额补足的方式实现,所以安全性较高,同时,具有稳定现金流的项目也更适合未来做资产证券化;另外,这类项目只强调基础设施的经营权的使用,不需要项目的所有权,只需要对它的经营权进行确认,项目的可得性较高,还可享受税收优惠。更重要的是,接手存量项目是和地方政府建立信任和合作关系的重要机会,继而带动增量项目的推进,形成良性循环。

作为银行资金的尝试,由兴业银行全资控股的兴投资本参与设立了福建省PPP引导基金。兴投资本总经理鲁傧先生在主题分享中提出,“PPP市场的核心难点是缺资本而不是缺资金,从融资的角度来看就是各路资金拼价格。”不过,尽管如此,但是PPP还是应该成为金融机构重点布局的一个领域,“一方面,从宏观经济周期出发,这类资产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是安全的,而且其体量足够大;另一方面,PPP市场正在加速发展,政策框架不断完善,法律体系逐渐健全,很多现阶段的难题都将会迎刃而解。”

 

兴投资本总经理鲁傧做主题分享

兴投资本总经理 鲁傧 做主题分享

在操作层面,“目前项目后端投资市场已是红海,从前期就介入还有很多操作空间。比如为政府担任财务顾问,协调整个投资过程的安排,能够更好的掌控项目投资”,鲁傧认为。

 

活动下半场,来自中建一局二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唐琳先生从建设方的角度出发,首先表达了对PPP模式的看法,“PPP不是一个单纯的融资,但是离开融资这个事就干不成。原来也尝试过项目拿下来后再去找资金,实践证明这种方式的风险非常大,落地也非常缓慢,所以现在倾向于在前期的项目论证(甚至更早期)阶段就联合金融机构共同探讨。对金融机构来说可能麻烦了一点,但是能规避后续的很多风险”。

 

中建一局二公司总经理助理唐琳做主题分享

中建一局二公司总经理助理 唐琳 做主题分享

当然,更重要的是,在建设方和金融机构组成的联合体内部,需要严格区分双方的权责,充分发挥各自长处,通过合理的分工和风险分担,共同做成真的PPP。

在圆桌讨论环节,来自银行的嘉宾认为,2015年到2016年,大多数PPP项目都是以“名股实债”或“小股大债”的模式进行。最近财政部的政策释放的信号是引导社会资本参与真正的股权投资,并且要排除政府的无限连带责任,所以金融机构做债的路会越来越窄,在政府的有限责任和金融机构的风控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至关重要。关注项目全流程,准确判断项目本身的风险是金融机构的必经之路。另外,当前的PPP市场中,运营方角色至今处于缺位状态,金融机构由于缺少建设运营能力,使得自身在PPP项目中地位略显被动。

相较于银行而言,保险资金介入PPP项目稍晚。来自保险资管机构的嘉宾表示,理论上保险资金的期限与PPP项目是最匹配的,而且部分保险资管机构对这类项目是非常认可的。不过由于各路资金的竞争比较激烈,使得在价格方面非常不利于保险资金介入。另外,加上PPP项目中的法律问题、项目评估、业绩考核等多方面均存在困难,所以使得保险参与的难度加大。

总体来看,基于PPP项目整体的体量,在前端,包括央企、地方国企以及民企在内的所有的社会资本在资本金方面的需求非常明显;在后端,PPP项目的流动和退出,也必须有金融机构的参与。而在银行理财资金期限错配监管趋严的条件下,银行与保险的合作显得更有必要。

文/智信资产管理研究院 吉怡颖 纪少锋

鸣谢:部分参会机构

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

中国建设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

中国农业银行资产管理部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资产管理部

中信银行机构业务部

兴投(平潭)资本管理有限公司

建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国寿资产直接投资部

太平资产北方项目事业部

人保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太保资产另类投资管理中心

平安资产直接投资事业部

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中建一局集团第二建筑有限公司

中国国际经济咨询有限公司

锦天城律师事务所

君合律师事务所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只涵盖前排对话机构)

声明

欢迎添加智信网公众号:zentrust,每天精选最重要的资讯及时送达你手机

本文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并非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来源并加上本站链接,智信网将保留所有法律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