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3 02:08

你所不知道的军民融合:高端制造80%与军工相关

军民融合内涵其实非常丰富,涉及的相关行业非常广,包括当下正火的高端装备、智能制造、集成电路、大数据芯片、信息技术等。
作者丨智信资产管理研究院 吉怡颖 田小蕾  
来源丨资管云
成都鼎兴量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鼎兴量子”)的合伙人金晶还清楚地记得,2017年5月的某天下午,在上海浦东江畔的一家餐厅里,他和军工团队边喝下午茶边聊项目,恰好一艘     未编号的护卫舰从窗外的黄浦江面驶过,他们一时兴起,开始猜起护卫舰的型号,继而发现这艘护卫舰上有约5个组件核心部件是自己所投企业生产的。彼时,鼎兴量子已经投资军工有2年时间。像鼎兴量子一样从2015年开始重点布局军民融合的民营投资机构不在少数。从投资视角看,相比于医疗大健康、TMT,军民融合还是一个刚满3岁的孩子。私募机构从2015年开始逐渐介入;2016年国家队进场、中央及各地军民融合产业基金陆续成立;2016年不少军工集团的技术、管理骨干转身做投资。而在2015年之前,军工投资还是十大军工集团自己玩的生意。尽管只有3年,但随着民营资本的逐渐介入,军工行业已经在发生裂变。2017年受军改影响,军民融合阶段性沉寂,但是北京达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达麟投资”)的投资总监盛蓬认为,随着2017年下半年一系列军民融合支持政策的出台,军民融合将在2018年将重整出发,迎来反弹式的增长。在中航工业有16年从业经历的孔令华指出,正是由于军品相关行业投资史不长,在投资圈尚未形成头部效应,因此在未来3年应该抓紧布局。 

军民融合内涵远超军工

跟鼎兴量子一样,达麟投资也是从2015年开始将军民融合作为重点投资方向。而滴水致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滴水致远”)的总经理孔令华则是2016年从中航工业出来创业,组建基金投资兼具军品市场和民品市场空间的产品。比起称自己是做军工投资的,金晶和盛蓬更喜欢称自己是做军民融合。外界对军民融合的印象基本都是做军工集团企业资产证券化尤其是科研院所的转制及资产证券化,这对于民营资本的而言确实参与机会有限。但是军民融合内涵实则丰富得多,包括当下备受关注的高端装备、智能制造、集成电路、大数据芯片、信息技术等。军民融合和高端制造无法分开,业内认为,高端制造业80%与军工有关。与其将军工作为一个行业,不如作为一个应用方,以这个应用方作为衡量标尺,达麟投资的盛蓬发现了不少有潜力的项目,因为已经或者有潜力应用于军品市场的产品在质量上相对有保障。起初有些企业的产品可能只应用在民用市场,并未跟军工发生联系。达麟投资帮助一个标的企业成功对接了军方市场之后,企业获得了持续稳定的高利润军方订单,军品市场的利润很快占到了50%以上。 

投资热度逐年升温

2015年,鼎兴量子开始布局军民融合战略的新兴产业时,“军民融合”的概念还没有明确提出,当时军工一、二级市场都不温不火,“但我们隐约觉得军工需求的增长会给民营企业创造参与机会。”金晶说。2015年3月,习近平主席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提出,深入实施军民融合发展战略。自此,军民融合元年开启,军用武器装备等部分非核心机密的产业加快了对民营资本的开放力度。不出金晶所料,军品市场需求呈现增长。中国国防支出预算2016年同比增长7.6% ,2017年同比增长7%。从全军武器装备采购信息网发布的装备采购需求来看, 2017 年前三季度发布的项目信息数量高达990个,而 2016 年全年的项目信息仅为1081个,2015 年全年项目为767个。根据武器装备采购信息网统计,截至2017年,注册企业已达到 11791 家,现场认证的 5716 家,其中民营企业 3709 家,占 64.9%。“民参军”企业队伍在政策的引导下进入快速发展期。反映在二级市场上,军工板块于2016年被投资人热捧,这也让投资人意识到在一级市场上提前布局的必要性。根据鼎兴量子的研究统计,2016年军工融资金额约51.7亿元,为2012年的2.2倍。所投资项目中,军工装备制造与电子信息成为行业热门,其余不乏高端制造、无线电、船舶制造、新能源以及新材料等企业。就投资轮次而言,相比之下投资机构更看好军工企业的早期发展,根据投资案例统计,投资天使轮和A轮共计超过50%,其中天使投资单次投资金额比较小,一般控制在1000万元以下,而其他轮次的投资基本在2000万元以上,单个投资金额上亿元的项目接近五分之一。鼎兴量子用了三年时间投了30多个优质企业。滴水致远的孔令华转做投资不到两年,投资项目的数量就已经超过10个。

 

一门有门槛的投资生意

令人羡慕的高毛利和大规模的稳定订单逐渐吸引投资人进入军民融合领域,但这不是一笔低门槛的投资生意。比如涉及军工的上市公司,会出现跳跃式营收上涨的情况,主要原因是军工企业前期研发及生产需要大规模投入资金和人才,且周期可能长达数年,企业营收往往不会有太大变动,投资人短期内难以获得回报。因此,非常考验投资人慧眼识珠的能力和心脏的承受能力。孔令华就有这样一段经历。他所投资的智能可穿戴设备企业龙腾飞,投进去时该企业亏损1000万元。当时孔令华也承受了一定压力,但投后的第二年第一季度,该企业就实现了4000万元净收入、利润转正,空间广阔。同时,投资人的资源对接能力也非常重要。军工市场的逻辑和普通民品制造业完全不同,前者有着更严格的准入机制。因此想投身军工的民营企业,绝不能闭门造车,必须要了解军队信息化和数字化建设中真正的需求和痛点。然而军方市场和民营企业处于长期脱节的关系,而且民营企业一般不提供整体装机服务,只提供基础配件,很难直接捕捉到军方的需求、制定合适的价格策略。时至今日,金晶和盛蓬的团队都已经能了解军方市场的痛点在自主可控、芯片安全、信息化不足等方面,但军队内部结构和职能分工复杂,加上自身的涉密基因,信息的获得也要基于一个个项目的积累和上市公司资源的整合。具体板块的市场规模和对接的集团院所,也要管中窥豹,结合过往投资案例的总结来估测……这些局内人对军民融合这一投资领域既心存敬畏又心存惦念,虽然切入点有所不同,但每家投资机构都已经形成了自己明确的路径和专注的领域。有人说,做军工投资的人都在“闷声发财”,现在这些人就要齐聚一堂,跟大家分享他们对行业的认知和投资心得。

声明

欢迎添加智信网公众号:zentrust,每天精选最重要的资讯及时送达你手机

本文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并非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来源并加上本站链接,智信网将保留所有法律权益。

扫描关注智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