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投资

2017-11-15 05:11

股权投资如何起步?学会做LP,股权也可以“非标转标”

在股权投资面前,金融机构犹豫不决,像一只幼狼,难以抵抗味美的猎物,但又无法判断猎物的危险指数。

两组数据,可以很好体现金融机构的纠结:据欧洲股权投资协会调查显示,单只PE出现亏损的概率为21%;某股份制行总行投行团队不超过20人,背负千亿投资任务,若配置股权资产,就算全世界去找项目,恐怕都难以完成投资重任。

风险大、难以标准化以致无法上量,恐怕是过去金融机构抵触股权投资的重要原因。然而,成功案例也比比皆是,高收益的诱惑终难抵抗,金融机构该怎么办?

在智信资产管理研究院举办的“金融机构股权投资进阶:从投资基金到项目直投”的活动上,北京亦庄国际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亦庄产投”)总经理唐雪峰和步长资产管理中心总裁姒亭佑一致表示,通过投资基金,可以有效地撬动人才杠杆,触及更多资产。同时,母基金通过合理的资产配置和GP遴选标准的设定,可以一定程度将股权资产变成类标准化资产组合,而且通过优质项目的跟投机制,在分散投资风险的同时,投资回报也不一定会低。

WechatIMG256

活动现场

股权FOF破解资产荒:撬动人才杠杆

江湖传言,一个股权基金一年会接触到一万个项目,看一千个,聊一百个,才能投出十个,况且这十个项目也不能保证100%成功。这种说法有点夸张,但是它体现的意思是,股权项目直投对资金管理规模大、人员有限的金融机构而言,是一笔“不经济”、“不划算”的生意。

亦庄产投是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母基金运作平台,而亦庄国投母基金业务的诞生,也是为了解决上述难题。唐雪峰讲述,当每年的投资预算由几亿增长到几十亿的时候,继续单纯的做直接投资,投资难度会大幅增加,投资风险也会随之上升,于是拿出一部分资金继续做直投,将更多的预算拿来做母基金投资,则是更为合理的选择。

截至目前,亦庄产投母基金对外认缴投资规模超过260亿,共参与设立基金超过51支,间接穿透的资产接近600个,“这里包含亦庄国投自身资源所无法触及的一些优质项目和资产”唐雪峰表示。通过做LP撬动人才杠杆,对管理超过百亿资金的资产管理机构而言,是破解资产荒的有效方法。

同时,“待众多GP在一万个项目里挑出10个好项目后,再从这10个项目里挑出更优秀的追加做跟投,收益和风险的比值远高于传统的自主直接投资模式。”唐雪峰说。

北京亦庄国际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唐雪峰

北京亦庄国际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唐雪峰

欧美多数成熟的母基金,多会用60%的资金做LP,40%的资金做跟投。根据欧洲股权投资协会的调查显示,股权类FOF出现亏损的概率接近于零。

姒亭佑也强调,投资顶尖的GP,一方面可以帮助自己扩大投资覆盖率,另一方面,如果你与GP形成友好又紧密的战略联盟,有项目交叉,就有可能较大程度的拿到好的项目。“真正好的项目在第一时间就被人投了,不会流到外面。”他说。

做LP的基础:在资产配置的基础上选GP

如果选择通过做LP的方式介入股权投资,怎样优选GP并且做个GP眼中聪明的LP?

唐雪峰提出,筛选GP的核心基础是要有自己的资产组合。首先要明确赛道,与主产业相关的赛道相对更稳健,股权投资母基金的长周期属性决定了不适合投资随时追随热点的基金;其次,要满足自身资金属性需求,是风险偏好高还是追求稳健,对流动性的要求高还是低,比如LP若期望今早产生现金流入,那就需要考虑投资期限偏短的基金或买入一些基金的二手份额。

明确赛道和需求后,要赋予不同的需求一定的权重,以多β策略构建母基金的资产组合策略。第一时间屏蔽游离于该策略之外的标的。“做投资是‘完形填空’而非‘名词造句’,避免项目投完后,才根据投资情况编资产组合。”唐雪峰说。

姒亭佑也强调做LP要有自己资产配置的逻辑,比如要有较为清晰的投资阶段和行业偏好的权重分配的思路,同时他提到:美国的FOF的研究显示基金不能投太少或太多,要有效地分散风险,10-15个基金是比较理想的组合。

步长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 姒亭佑

步长资产管理中心总经理 姒亭佑

 

GP选美:将感性参数数据化,将赌博行为变成投资行为

资产组合构建完成后,下一步是搭建GP的筛选和评价体系。

唐雪峰认为,在评价一个GP时,将感性的判断参数数据化是比较有效的方法,将所有参数套入根据自身偏好搭建的数学模型,模拟出一条回归曲线,预测该团队未来的投资业绩,让股权投资变成投资行为而不是赌博行为。

姒亭佑在选择GP时则喜欢富有经验、稳定尽责的团队,同时团队要有清晰的未来投资策略和完整的过去投资策略的总结。

在给各项指标设定权重时,姒亭佑认为,优异的过往业绩是基础,但是目前投资大环境的改变,过往的成功案例可借鉴性及重复性的可能性降低,因此这一指标的权重下调到20%,而对行业的洞见和独特的策略是最重要的判断指标,提高到30%的权重。对独特项目源、行业专业度、增值服务及资源调动和协调能力占20%,同业及被投公司的评价也是很好的辅助判断的方法。

在基金投资方面,唐雪峰和姒亭佑一致认为,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相对于综合基金,行业专注且对行业有深刻理解及资源的专业基金可能能带来更好的回报。

 

投后管理手伸多长?把80%的工作做到投前

在投后管理方面,亦庄产投除了给GP提供标准化、详细的表样,让其按期进行详细的数据披露外,还深度参与GP的项目投资。他们给所投的每个基金派一个投委会委员或观察员,目的是了解项目信息,将子基金的项目按照自己的直投项目的标准来研究,并在公司的“模拟投决会”上表决,投委会委员带着该结果到GP的投决会上投票。一方面有助于与GP在专业层面的互动,建立互信,同时有助于在长期跟踪项目的过程中及时发现风险,尽早启动处置措施;另一方面可以提高自己的投资判断能力,寻找跟投机会。

不过唐雪峰也指出,除非母基金的LP有特殊的需求,其实LP参与到GP的投资决策中是不太合适的行为,相对于获得投委会委员席位、获取一票否决权,设置观察员可能会更好一些。另外,在基金设立之初,就要求穿透底层资产并不符合股权投资的规律,最好是投前花精力做好GP的判断,投中通过分阶段出资以保证基金的投资策略符合之前募资时的承诺,同时通过自身对项目的研究和判断能力,管理和控制投后风险。

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董事张驰也认为,行使一票否决权的人,一般在投资机构内部承担的责任非常大,往往导致过于保守的投票策略,较容易导致错失市场化优质项目。他以项目直投的经验告诉大家,优质的项目投后管理的压力很小,因此需要把80%-90%的投后管理做在投资之前,母基金投子基金也是同样的道理,应该在投资前把GP的投资策略、投资风格、以及未来的发展想清楚,如果把希望寄托于一票否决权等投后管理手段日后会非常累。

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 张驰

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董事 张驰

针对LP“手伸多长”的问题,姒亭佑认为,絕大多数的顶尖的GP不会成为你的员工。LP对GP及GP对企业,应该追寻成人成已的成就。

与会嘉宾相对共性的观点是,投资是把钱交给自己信赖的朋友,而不是“对手”。如果双方相处好了,很多东西不需要通过合同来约定。一定要避免资金投出后,几乎不跟GP联系,7年后去要钱。

由于股权投后管理有大量的财务、业绩等数据需要统计分析,所以对信息化的要求比较高, Excel已经无法保证效率。北京安信立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J博士)执行合伙人马国超展示了如何利用系统沉淀和整理基金募投管退中的数据,并通过连接财务、办公、GP、LP门户,同时对接舆情、Wind,工商,监管等数据,提高风控能力。

北京安信立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执行合伙人 马国超

北京安信立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执行合伙人 马国超

作者|智信资产管理研究院  田小蕾、吉怡颖

鸣谢单位

北京亦庄国际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步长资产管理中心

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北京安信立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泰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长城财富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中建投信托有限责任公司

……

(以上排序不分先后,仅涵盖部分机构)

声明

欢迎添加智信网公众号:zentrust,每天精选最重要的资讯及时送达你手机

本文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并非投资建议。转载请注明来源并加上本站链接,智信网将保留所有法律权益。